不造车的 OPPO,还在押注更好的手机

综合 2023-01-29 00:22:17 48255

  OPPO 陈明永:做企业,不造短平快永远是还押好行不通的。

  文丨张家豪

  编辑丨程曼祺

  在 OPPO 今天举办的注更未来科技大会上,OPPO 安第斯智能云正式亮相,手机它是不造 OPPO 在 2020 年发布的底层核心技术 “三大计划” 中的最后一环。另两个计划是还押好造芯片的马里亚纳和做智慧跨端软件系统的潘塔纳尔。

  OPPO 同时发布了一款基于安第斯智能云的注更概念产品智能健康监测仪 OHealth H1,它可以记录体温、手机血氧、不造心肺音等 6 项生命体征,还押好在严格的注更用户授权下,可以在云端存储、手机分析这些数据,不造以提供远程诊疗建议。还押好

  当处理器的注更跑分已只是数字,摄像头从 1 个到了 4 个就不再变多,屏幕分辨率已在 2K 停留 5 年,手机不再是一个吸引眼球与资本的热闹市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已跌回七八年前的水平。

  面对行业的整体颓势,小米造车,雷军 “再次创业”,寻找新增长;OPPO 走了另一条:继续押注主业消费电子,希望以底层技术进展带来更好体验。

  2019 年底,OPPO CEO 陈明永在当年的未来科技大会上宣布,接下来三年,OPPO 研发总投入将达到 500 亿元人民币。次年,OPPO 提出了马里亚纳、潘塔纳尔和安第斯三大计划,分别对应芯片、软件工程和云服务。

  三大计划已有一些初步成果:在马里亚纳造芯计划下,2021 年底 OPPO 发布了自研的影像专用 NPU(神经网络处理器)芯片,一年来出货量超 1000 万颗,今天的未来科技大会上又新发布了一款旗舰蓝牙音频芯片。2022 年 8 月发布的潘塔纳尔已与上汽合作,能让手机与汽车、平板等其它设备更好地连接。

  据《晚点 LatePost》了解,2020 年至今,OPPO 实际的研发费用比陈明永当初允诺的 500 亿元更多。正式立项于 2020 年底的安第斯智能云如今已有超千人的团队。

  OPPO 选的这条路其实类似苹果。智能手机行业红火时,苹果赚到了行业里最多的利润,行业整体颓势时,苹果也尤为 “顽强”,今年三季度,苹果在中国市场市占率达 25%,创历史新高,在 600 美元(约 4190 元人民币)以上的高端市场的占有率已接近 7 成。

  苹果的核心竞争力,是它自己掌握直接影响用户体验的部分——芯片、操作系统、云服务、应用商店和相应数据,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以单设备为中心,提供软硬件全套服务和顺畅的跨设备体验,塑造了超强的用户黏性。

  苹果模式,道理不难、执行极难。受限于资源和技术积累,大部分中国公司过去走不了这条路;在快速发展期,他们也不必走这条路,渠道、设计和营销,这是更立竿见影的投入方向。但当快速增长阶段过去,还想在消费电子上有突破的 OPPO,不得不啃起了最难的骨头。

  据界面新闻报道,在今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中,陈明永提到,OPPO 投入芯片等底层技术,“一是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二是要有自己的技术护城河”。

  他知道这条路很难,“可能真的要十年才能磨一剑”,陈明永说:“但我们绝非一时兴起,其中的风雨挫折都已考虑在内。”

  不止于存储

  手机公司提供云服务不是新鲜事。自 2011 年苹果在 WWDC 上正式发布 iCloud 后,小米、OPPO、vivo、华为等陆续推出自己的跨设备云存储服务。

  这些云存储服务能让用户把自己的音乐、照片、购买过的 App、日历、文档等数据都备份到云端,并同步到账号内的所有设备中。比如你用手机拍下照片,马上就可以用同账号的平板查看。用户由此拥有了一套完整的数字资产,内容不再跟随设备而是跟随账号。经过多年发展,各公司云服务的基础体验已趋同。

  在此基础上,安第斯智能云的特点是,加强了面向个人用户的云服务功能,同时提供面向开发者的计算能力。

  OPPO 数智工程事业部总裁刘海锋告诉《晚点 LatePost》:“安第斯智能云与 iCloud 无法做同等对比,二者的目标和技术架构有差异。安第斯的定位是让终端更智能,存储只是其中一个基础模块;此外还有机器学习、硬件仿真等一系列能力,这些能力面向 OPPO 内部的研发团队,暂不对外。”

  刘海锋总结,在面向用户的部分,安第斯智能云提供无限的存储空间,更强的 AI 和计算能力,未来还计划提供虚实融合的体验。

  安第斯存储会考虑根据用户实际使用的云空间收费,而不是设置几个固定阶梯,后者是现在各手机厂商的一致做法。阶梯付费不同等级间差距很大,如苹果的云服务会直接从 200 GB 跳到 2 TB,价格从 21 元 / 月跳涨至 68 元 / 月,200 GB 往往不够用,2TB 又太大。

  安第斯智能云提供工作文档多端管理功能,在获得用户授权后,可将分散在不同终端、不同应用里的 PPT、Word、PDF 甚至 CAD 等专业应用才能打开的文件存储到云端工作空间,让用户能在多端实时打开不同格式的文件,而无需安装这些专业软件。

  更强的计算能力,则是指安第斯可以把 AI 能力、高画质渲染、大数据分析等需要高算力的功能下放到更多配置的手机、平板上,当终端算力没那么强,芯片配置没那么顶尖时,云端算力可以顶上。

  以手机上最多的一类文件,照片为例,OPPO 云相册可利用云端 AI 能力,识别照片内容、按人物分类相册、提取照片文字、自动生成短片等。苹果 2016 年发布的 iOS 10 中也有相似功能,不过当时这一功能是靠苹果手机芯片上的 NPU 的算力实现的。

  今天的发布会上,OPPO 还宣布,其内置于手机、平板的人工智能助手小布新增了 AI 作画功能,可根据用户的描述自动生成绘画作品,这背后是今年大热的 AIGC(AI generated content,人工智能创造内容)应用,相关算法的训练和调用在安第斯智能云上完成。

  人工智能助手小布生成的绘画作品

  云端的数据分析能力,也能和 OPPO 在 8 月份发布的智慧跨端系统潘塔纳尔一起实现智能推送服务:当用户进入某个场景后,OPPO 系统可根据用户习惯推测用户此时的需求,然后推送相应程序。比如用户在机场过完安检后,手机会自动推荐航站楼里的咖啡店点单小程序。安第斯智能云提供了分析用户使用习惯、预测当下需求的能力。

  除服务手机、平板等 OPPO 已有设备外,OPPO 也基于安第斯智能云推出了新的智能终端概念产品,即此次大会中发布的健康监测仪 H1。除测量和记录心率、心肺音、血氧等生命体征外,这款设备还可以利用在安第斯智能云上训练的疾病筛查算法,提取可能有问题的数据推送给医生,以更精准地诊疗。通过连续的数据积累,H1 能在云上构建用户完整的健康画像。

  面向个人消费者,安第斯智能云还在开发虚拟空间和虚拟人相关功能,为未来 “虚实融合” 的数字世界做准备。

  刘海锋告诉《晚点 LatePost》,OPPO 可能会为每个用户打造专属的虚拟人:一个有特殊形象、动作、神态,说话方式、语调和习惯带有用户印记的数字分身。这需要视觉、语音、自然语言处理等多种 AI 能力和强大的建模、渲染能力。手机、AR 眼镜等移动终端可承载的算力有限,安第斯智能云可在云端渲染出虚拟数字人,再同步到用户的终端上。

  安第斯智能云在云端渲染的虚拟数字人

  除向用户提供服务,安第斯智能云也对内支持 OPPO 的其它技术研发。

  工程师可以在安第斯智能云平台上训练 AI 算法模型,再把云端能力以 SDK(Software Development Kit,软件开发工具包)形式提供给 OPPO 硬件、软件、互联网业务等部门。

  安第斯智能云也正在为 OPPO 的自研芯片提供云端仿真验证能力,仿真验证是芯片设计的重要一环,可提前找出瑕疵和判断芯片能否达到设计功能。

  据了解,安第斯智能云暂无对外计划,它不会像阿里云那样服务外部客户,其核心目标是提升 OPPO 手机、平板、AR 眼镜等终端的体验和 OPPO 的综合技术能力,最终卖出更多设备和增值服务,增加用户黏性。

  自建云的理由

  做云,是 2019 年,连同芯片和软件能力,OPPO 管理层定下的大方向。

  当时华为牢牢占据了中国手机市场的头名,其核心优势是由自研的芯片、软件等技术能力带来的产品、品牌力的综合提升。在更强的技术面前,过去十年里,帮助各厂商快速起量的手段,如线上流量红利、线下渠道和营销都渐显乏力。

  OPPO 决定加大技术投入,以提升产品体验。云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在这之前,小米曾在 2017 年披露小米的云服务分为 Mi Cloud、融合云和生态云三部分,分别是为用户提供云储存服务,支撑小米内部运维和研发测试,以及为生态链伙伴提供云服务。苹果也在 2018 年后加大对云服务、数据中心的投入,从 Google、亚马逊等公司招揽技术负责人,希望摆脱对 AWS 的过度依赖。

  向来不赶早的 OPPO ,2020 年开始加大云服务投入,如何做出差异化?安第斯智能云于 2020 年正式立项时,刘海锋看到了 3 个有关云服务的具体趋势:一是企业上云已经历了最初一波快速增长,接下来是个人和家庭上云;二是单个用户的消费电子设备从一个增长到了两三个甚至更多,除手机外,不少用户还使用同品牌的平板、电脑、手表等,他们需要更多、更好的多端一致性体验和智能服务,多端需要靠云来连通;三是一个尚在兴起的趋势——虚实融合,用户待在数字世界的时间越来越长,虚拟世界对算力的需求更高,单靠端侧算力未来难以满足。

  这对应安第斯面向消费者的 3 大功能特点:无限的存储空间、更强的 AI、计算能力,和开发中的虚实融合体验。

  云能力可以通过自建计算集群获得,也可以通过采购公有云服务。OPPO 在启动安第斯计划后采用全球混合云布局,在国外采购其它公有云厂商的资源,在用户更多、更集中的国内市场自建云服务。

  刘海锋解释,自建云的必要性是让云端与终端更好地协同,同时让 OPPO 的技术能更快迭代。

  苹果能提供比同行好得多的体验,是因为它自己掌握软硬件的适配,终端与云端的协同。OPPO 的三大技术计划也是类似的逻辑。

  以拍照和图像处理为例,安第斯智能云负责训练图像识别和处理算法,训练好的算法会被部署到 OPPO 去年发布的影像专用 NPU 芯片 “马里亚纳 X” 上,它能根据场景优化图像,让用户拍出画质更好的照片。

  三大计划配合,还能提供以场景为核心的跨端体验。比如在出行场景中,临近出发时间时,手表会提醒该出发了,并推送打车、地图应用;到达机场后,耳机可语音提示安检、登机信息;过完安检后,手表或手机可能会推送附近的餐饮服务;到达登机口时,手机屏幕会自动跳出电子登机牌。整个过程中,用户无需反复打开订票、打车、点餐等多个 App。

  这背后是芯片,云以及跨端软件的合作。芯片、传感器可感知用户位置;云能以手机、耳机、手表等多终端的数据做全局分析,从而预测人的需求;跨端软件系统提供由手机、手表等共同组成的人机交互。

  以前人们是走到哪儿设备就要带到哪儿,OPPO 希望未来能实现人走在哪儿,数据和服务就跟到哪儿。这既能给用户更好的体验,也能帮合作伙伴,如点餐、出行 App 更精准地推荐服务。

  自建云的好处还包括更敏捷、快速地迭代功能和体验。

  刘海锋介绍说,自己掌握云,就可以在云端做大量软件开发,“有 bug(软件故障)可以快速修,解决了再发到设备上。” 用供应商的芯片搭配其它云厂商的服务,OPPO 也能提供一些智能体验,但难以自己掌控迭代频率。

  2020 年立项至今,OPPO 新成立了一级部门数智工程事业部,负责安第斯计划,组建了一个分布在深圳、南京、北京、成都等地的超千人团队。

  刘海锋称,安第斯智能云过去两年主要在构建基础设施和平台能力:一是建成了 OPPO 自己的第一座数据中心,它位于东莞滨海湾,更方便与运营商的华南算力骨干网协同;二是建立了端云协同的数据存储、机器学习、实时渲染、智能对话、安全隐私,硬件仿真等平台能力。

  OPPO 智能云(大湾区)数据中心计划投资 15 亿,拟建设 6736 个 8 KW 机柜,单园区将包含 12 万台服务器。项目分四期建设,一期已于今年 4 月投入使用。OPPO 在 2021 年曾披露,同步建设的滨海湾研发中心的研发人员将达到 2 万-3 万人。

  设备会被淘汰,但能力会沉淀

  大力投入打造的三大技术计划已全部发布,OPPO 押注的未来方向也越发明确:继续沿着消费电子主业,给用户提供更好体验,获取相应的附加价值。

  除手机基本盘外,OPPO 自己涉足的消费电子设备还有平板、耳机、手表、AR 眼镜、智能电视等。面对越来越像消费电子品、但亦有巨大差异的智能电动汽车市场,OPPO 暂时没有自己下场的打算,而是通过潘塔纳尔等系统与车企合作。

  陈明永曾在去年上半年拜访过一些车企,最终决定不造车。他说只有当未来十年现有选手都造不好车时,OPPO 才会造车。他尚未看到 OPPO 造车的优势。

  避开了厮杀激烈的造车竞争,并不意味着 OPPO 选的路就更好走。以技术投入提升用户体验,这不是短时间内能见到回报的做法。陈明永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这个行业里的很多努力,都要 5、6 年后才能发挥作用,短平快是行不通的。

  仍留在手机行业的各公司面临的挑战,不再是行业快速发展期,份额上上下下的动荡,而是能否在每进一寸都异常艰难的成熟市场,有持续投入的定力。

  投技术、提体验,风险在于投入不见得能较快转化成商业成果。

  直接的门槛是能不能做出来、做出来效果好不好,这受内外多重因素影响。2014 年,登顶中国手机市场销量第一的小米就尝试自研芯片,雷军找到 Arm 中国,问如果要自研手机主芯片,要多少钱、多少年,对方说,至少要 10 亿元人民币,烧 5 年到 10 年。

  小米在 2017 年发布了自研芯片澎湃 S1,应用于中端机型小米 5C,但这款芯片兼容性不佳,制程也落后一代。此时,小米还未完全渡过前一年销量大幅下滑的难关,雷军亲自接手供应链与研发,并着手准备上市,诸多重大任务前,小米一度暂缓了造芯计划,转而和高通深度绑定。

  更深层的问题是耐心。技术投入初期,常常不是效果不明显,而是有反效果,能实现技术攀爬的公司要熬过先苦后甜。

  华为海思自研的手机芯片,在 2012 刚搭载到 Ascend P6 上时和行业主流供应商的方案差距明显,导致手机发热、卡顿;三星大力推广的 AMOLED 屏幕,在早年也有偏色、清晰度差的问题。

  华为和三星能挺过初期的 “不适”,是因为这两家公司在手机之外有其它重要业务,更能容忍短时间的口碑、份额下滑,乃至亏损。

  从这个角度看,主业就是手机等消费电子设备的 OPPO 面临更大考验。

  到目前为止,OPPO 表现出了持续投入的决心。

  陈明永在内部讲话中说,正因为好的芯片难做,OPPO 做了,才能长期在用户体验上形成优势,保持长期乐观和短期谨慎。

  据《晚点 LatePost》了解,OPPO 芯片团队已达 2000 多人,这一规模可能是剑指 ISP、蓝牙芯片之外的更重要芯片;安第斯已超 1000 人,参与潘塔纳尔研发的人次也超过千人。这三个计划都需要高端人才,仅考虑人力成本就是不小的投入。

  OPPO 活过了 DVD、MP3 播放器、功能机与智能机多个产品周期,经历过多次自我淘汰。陈明永曾总结说,一个具体的产品形态可能会被时代淘汰,但沉淀下来的技术会让你做成下一个时代的产品。

本文地址:http://pytymy.com/html/1d899993.html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全站热门

RTX 4070 Ti跑分偷跑:怎么灭掉了RTX 3090 Ti!

华为打假山寨耳机获赔40万元,相关产品已售出约33万件

ROG预热新款游戏手柄,自带显示屏

法国法院认定苹果存在滥用App Store行为,已开出100万美元罚单

这款Surface产品终止固件和驱动更新!曾是轻薄本标杆

Intel Arc显卡第一次有了16GB显存!比8GB贵足足600元

Intel 12代旗舰i9

OPPO手机可内置发电机自己发电?相关专利已获授权

友情链接